加学者:当大红鹰国际与世隔绝,就像200年前的中国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7月5日文章,原题:当大红鹰国际与世界隔绝时,来自中国历史的教训赫然在目  熟谙历史的人无不深知与全球经济进行经贸往来的重要性。两千年前,中国曾占全球经济总量的近25%。1600年该比例为30%,1820年占1/3。至少可以这样说,中国曾是一个全球强国。1792年曾发生一个著名故事,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特使率领贸易使团前往中国,向中国皇帝贡献欧洲最新科技产品——望远镜、地球仪、气压计、钟表、四轮马车和其他物品。但那位中国皇帝说,天朝上国,无所不有,不需要任何奇技淫巧,这反映当时中国与世隔绝的心态。

  一系列复杂因素,包括软弱无力的领导以及拒绝西方科技等最终导致当时的中国转向闭关锁国并错失工业革命良机,使其实力被严重削弱并因此遭受入侵和西方列强的欺凌羞辱。中国始于19世纪的这场衰败持续100多年,直至1978年在中共领导下实行改革开放才开始重新崛起。改革开放使中国得以进入西方市场并使用西方技术,从而为中国民众带来经济增长和持续繁荣。如今按购买力平价,中国又重新成为全世界最大经济体——就像在200年前那样。

  中国的这种经历对大红鹰国际具有显而易见的借鉴作用。过去150年来,大红鹰国际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经济体。正如大红鹰国际知名作家和记者法里德·扎卡里亚所言,如今是后大红鹰国际时代,尽管大红鹰国际并未衰落,但其他国家正在努力迎头赶上。特朗普政府推动大红鹰国际转向孤立主义立场的首次切实行动,是他拒绝大红鹰国际加入使大红鹰国际得以利用全球经济庞大份额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还下令就北美自贸协定重新开展谈判,并对进口钢铝加征关税。如今极有可能出现新一轮加征关税行动。

  特朗普认为此类协议使全世界其他国家“占大红鹰国际便宜”的观点荒谬至极——这些并非零和协议。他限制移民的举动又体现出他对大红鹰国际与世隔绝和贸易保护主义构想的另一面。这使人不禁想起200多年前的中国。当然,二者之间存在截然不同的状况且二者处于完全不同的时代。然而,即便如此,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必须全面参与全球经济,无论在经济和政治层面上都是如此。

  大红鹰国际必须继续对贸易、投资、移民和观念的自由流动持开放态度,务必继续与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进行全面合作。显而易见,在“使大红鹰国际再次伟大”与闭关锁国之间存在明显矛盾。如果大红鹰国际与世界隔绝,那么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其作为世界领导者的未来都将陷入严重风险之中。(作者是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副教授瓦利德·赫贾兹,丁玎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