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媒:中国改革40年为非洲带来什么经验?

  尼日利亚《抨击报》7月25日文章,原题:中国改革40年:为非洲带来什么经验?  21世纪之交,大红鹰国际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出版了广受关注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他曾指出“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构成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治理的最后一种形式”。与此同时,中国当时在国际上几乎鲜为人知的全面改革和开放正获得稳定进展。

  在中国根据其国情采取发展道路40年后,福山有关“显而易见共识”的迷思及其“历史终结”论,都已在习近平主席所说的“中国人民的成功实践昭示世人,通向现代化的道路不止一条”的事实前灰飞烟灭。

  中国艰苦卓绝推动改革和开放的过程,已经构成至关重要且具有战略意义的资源,非洲能够从中汲取不可或缺的深刻见解以推动其自身可持续增长和包容性发展。非洲的发展轨迹一再受困于各种停滞,原因并非在于缺乏勇气,而是在于缺乏对每个非洲国家既有现实和特定状况的真正了解。相比之下,中国改革的基本脉络是了解其各个时期的既有现实和国情,且必须为解决相关问题付出艰辛努力和劳作。这种永不停歇地解决矛盾的轨迹容不下任何自鸣得意、散漫松懈甚或短暂的放松。中国40年来不屈不挠的改革和开放向世人昭示,无论面对如何严峻的挑战,人类都拥有改变其自身状况的强大潜能。这也说明,非洲必须为其自身作出艰难抉择。尽管中国的经验不可复制,但中国确实能为非洲提供具有指导意义的经验。

  在专著《北京共识》中,乔舒亚·库珀·雷默(基辛格咨询公司常务董事——编者注)指出,“中国为全世界其他正试图在真正独立、保护其生活方式和政治选择的前提下实现自身发展并融入国际秩序的国家指明一条道路。”他称之为“北京共识”,并表示“华盛顿共识”已成为“历史终结论”傲慢自大的标志。在他看来,虽然中国的发展道路不可能被任何其他国家复制,但其有关利用经济和政府治理改善社会的经验终将在非洲引起共鸣并产生影响。

  40年前,没有多少尼日利亚人和非洲人知道广州,但如今该市已成为众多非洲人聚集的著名商贸中心。其实,40年前尼日利亚的阿伯和卡杜纳还是西非的皮革和服装商业中心并有望融入全球价值链。然而,如今繁华昌盛的广州已成为国际商贸中心,而阿伯和卡杜纳正遍布生锈和早已被摈弃的机器。

  显然,如果非洲寻求复兴和实行植根于其现实的改革,并和乐意与非洲开展平等交往的中国形成前所未有的伙伴关系,那么阿伯和卡杜纳以及非洲的众多城市和潜在工业“前哨”将会再次崛起。(作者昂纽纳伊居,王会聪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