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节能环保网

节能环保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节能环保 » 注册送体验金 » 空气净化 » 正文

实地采访:“煤改电”后村民们还有什么后顾之忧?

国际节能环保网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吕银玲  日期:2018-03-12
  2017年,北京市有2237个村97.4万户实现了“无煤化”,其中,顺义区完成16个镇258个村9.1万余户村民的“煤改电”工程,空气源热泵取暖占取暖方式的96.93%。
 
  如今,取暖季即将过去,在电采暖带来“轻省”“干净”的同时,村民还有哪些后顾之忧?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走进顺义区村民家中了解相关情况。
 
  部分低收入村民为省电挨冻
 
  “就是太贵。” 在记者走访过程中,许多村民在历数“煤改电”的好处后,都加上了这句话。
 
  按照目前的政策,完成“煤改电”取暖的农村住户取暖季期间享受峰谷电价。夜间谷段电价在0.3元/度的基础上,由市、区两级财政各补贴0.1元/度,每个取暖季每户(表)限额1万度。
 
 
  图为李桥镇张辛村某户居民家中的空气源热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煤改电”后采暖费用因机器功率、台数、供暖面积和使用时长不同而存在差别。尽管过去烧煤时,燃煤量家家不同,但人人都在心里衡量着自家取暖的费用变化。总体而言,补贴后多数村民每月电采暖费用在500-1000元不等,不同程度地都高于燃煤取暖费用。
 
  顺义区北小营镇北小营村董言川家,电取暖比煤取暖一个季度要贵500-800元。高丽营镇四村村民周宁则对记者表示,电取暖的费用要比燃煤贵上1/3,这个数字与李遂镇沟北村多位村民告诉记者的数字基本相同。
 
  木林镇王泮庄村村民周晓彤的商店有代充电费服务。她告诉记者,入冬后,来她这充电费的人数、次数和额度都有明显增长。“原本充三五百就能用上两三个月,现在一充就是500到1000元。”
 
  电费高了,但能够从烧煤带来的繁琐和脏乱中解放出来,多数村民对有补贴的“煤改电”政策表示可以接受,但一些低收入的老人却犯了愁。
 
  “对有收入的人来说问题不大,但对于低收入村民而言,电费是很大的负担。”王泮庄村村民杨先生告诉记者,在外工作的子女们既要养育下一代,又要还贷,自顾不暇。记者了解到,有些农村老人一年收入只有一万元,而一个取暖季就要划去三四千,日常只能省着用、扛着冻。
 
  三年的补贴限期,也让村民的心悬着。沟北村村民赵玉君说:“如果哪年不补贴了,采暖季每个月光电费就得1000多元,这是一笔很大的费用。到时候老百姓还得返回去,重新烧炕。”
 
  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记者,从经济性看,“煤改电”在清洁能源取暖中不占优势,其在北京周边农村地区的成功推广应用主要缘于政府补贴。“‘治霾先治穷’,最根本的是解决老百姓的收入能力问题,不能只靠政府补贴来保证政策的可持续性。”
 
  补贴落实让村民挂心
 
  根据顺义区新农村建设办公室发布的补贴政策,这个采暖季,除峰谷电价外,顺义区财政还将为用电费用高于500元的农户每户补贴500元,符合条件的农户需进行申请并公示合格。但是,这项补贴未能减轻村民对电费的担忧,许多村民表示不知晓这项政策,也并未进行深究。也有村委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知道这一政策,但并不能清楚说明实施时间和方式等细节。
 
 
 
  图为李遂镇某户居民墙外安装的空气源热泵。
 
  顺义区新农村建设办公室科长刘阁则告诉记者:“这项补贴无需申请,将在本次取暖季结束后经过抄表公示,以现金形式发放给群众。”
 
  电费补贴外,采暖设备的补贴问题也让村民忧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北京市、区财政对空气源热泵设备费用的90%进行补贴,一定程度上化解了百姓的燃眉之急。对于村民自筹剩余10%费用,不同热泵厂家也开展了优惠活动,有些厂家提出,村民可免费领取5匹的空气源热泵。但也有某些厂家的优惠活动因无人监管而渐生乱象。四村一位村民反映,有的厂家承诺返现却并未兑现。“捞不着人了,售后没人管,也不知道找谁。”
 
  对当地村民而言,有无补贴、补贴多少,是衡量“煤改电”是否真正惠民的关键因素。
 
  根据当地补贴政策,“煤改电”补贴对象为具有合法宅基地的农村居民住户,而商铺无法享受补贴。“90后”方志航是四村某商铺店主,他告诉记者,以前店铺是房东烧煤,现在店铺1.5元/度的电价让大多数人承受不起。“这条街上几乎都冻着,要不然就开空调。”
 
  还有一些村里的商铺,由于原先有住户,属于居民用电,可以享受低谷电价补贴,但不能享受设备补贴,周晓彤的店铺就属此类。因无力支付两万多元的空气源热泵费用,她只好开空调,但与自动启停又能保持恒温的热泵相比,空调电费要多出不少。“我们不是非法占用,而是正常履行合同,不给补贴我觉得说不过去。”她说。
 
  设备质量良莠不齐
 
  上述业内专家告诉记者:“北京市政府补贴较外地充足,从产品竞标来讲,北京的热泵技术标准也高于其他省份。”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顺义区村民安装的空气源热泵也存在大大小小的质量问题。
 
  在沟北村的乡间小路上,每走几百米就会看到标有“李遂镇煤改清洁能源售后服务中心”及电话的红色横幅。沟北村村委会内,售后服务中心的名片放在桌子上,村民可随时拿取。
 
 
微信图片_20180312172905
 
  图为李遂镇煤改清洁能源售后服务中心条幅。
 
  售后服务是保障百姓放心用电取暖的重要环节,顺义区在全市首创了在18个煤改清洁能源镇全部建立售后服务中心,设立24小时服务电话,并承诺在报修2小时内提供维修服务。李遂镇售后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有近20个厂家在该中心提供服务,主要负责李遂镇十多个村的供暖设备维修工作。
 
  “有时有漏水类的小毛病,一打电话就能给修,一般都能履行2小时承诺,设备坏了修不好,也会及时给换。” 沟北村村民李玉成等人告诉记者。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2017年11月,李遂镇因设备故障等问题有400次报修,之后每月约有360次报修,多是机器不启动、压力表漏水等问题。
 
  然而报修一多,有些售后服务中心就捉襟见肘。王泮庄村多位村民反映,维修人员不能及时到达报修地点。该村张女士告诉记者,某日她家的空气源热泵无法启动,她从7点开始打了多个电话,直到晚上9点才来人维修。“说是坏得太多,修不过来。我家有老人和残疾人,那时正是最冷的几天,着急呀!”
 
  “刚开始用的时候,机器不会自动停机,别人家能到50度,我家到不了。打电话也不来人,老坏着也没人管。”北小营村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左找右找找了不下十几次,打电话就跟打架似的。”
 
  在王泮庄村村委委员高自褔看来,这种现象和设备质量有关:“机器质量好的厂家一直没有问题。有些厂家机子就容易坏,人忙不过来,售后服务也不是很到位。”
 
  刘阁介绍,考虑到中标企业的生产能力、安装能力,要求每个厂家安装量不能超过2000台。最终,顺义区共入围了83个厂家,“它们没有质量的区别,都合格,是经北京的空调技术研究所出具检测报告的,销售过程中也有抽检报告。”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村民使用化名)
 
  编后
 
  因为有财政大力补贴,北京“煤改电”住户可以享受0.1元/度的低谷电价。这样的“煤改电”补贴政策已经优越到了让其他省份羡慕的地步。但从记者采访到的情况看,这个取暖季,北京郊区的村民并不十分满意。
 
  北京尚且如此,其他地区又如何?那里没有雄厚如北京的财政补贴,设备质量与电价补贴也不可能与北京相媲美,还要面临电网基础建设不足、村民经济承受能力差等情况。从现状来看,如果没有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煤改电”在北京显露出的问题,恐怕在其他地区也会出现。
 
  村民送走了煤炉子,冬天家里不脏了、不呛了,但花费也多了,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清洁采暖是大势所趋,清洁采暖手段也十分多样,如何让老百姓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安心,需要主管部门认真调研,拿出因地制宜的解决方案。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节能环保人物

付朝阳履新福建省环境保护厅厅长

付朝阳履新福建省环境保护厅厅长   有消息称,30日上午,福建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在福州举行第三次全体...[详细]

 
搜索注册送体验金能源资讯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