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节能环保网

节能环保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节能环保 » 固废处理 » 正文

迷茫与转型:禁令下的“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

国际节能环保网  来源:界面  日期:2018-05-15
   随着“洋垃圾”禁令的持续加码,曾被称为“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的贵屿不再像昔日般粗放式经营。在环境改善的同时,部分废弃品回收从业者们不得不谋求转型,或选择离开贵屿。留下来的从业者,也对前景充满迷茫。
 
  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
 
  清晨6点10分,很多人还在睡梦中,贵屿下起蒙蒙细雨,凉意和空气中混杂的淡淡刺鼻气味一同袭面而来。
 
  5月初的这个早晨,陈启耀骑着一辆带蓬摩托车,穿梭在平日里镇上最繁华的“陈贵路”上。经过两个路口,当刺鼻子的气味更浓烈的时候,就意味着到了“五百亩”产业园——一个废弃机电产品交易、拆解的“大集市”。
 
  “五百亩”产业园全名是“潮阳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从面积上看,“五百亩”产业园其实远不止500亩,规划面积达到2500亩。只不过是在建设一期500亩园区的时候,这个名字好记又简单就被贵屿人广泛使用。
 
  产业园还未建立起来之前,贵屿曾有超过10万人口从事电子垃圾拆解。《贵屿镇建设再生资源专业镇实施方案》显示,2010年全镇废旧电子电器、五金、塑料回收加工利用达220万吨,产值高达50亿元,成为著名的电子垃圾集散地。
 
  但与财富相伴而来的是环境污染,贵屿的环境污染问题一度受到广泛的关注。
 
  电子垃圾成分复杂,富含铜、锌、铅、汞、铬、镉等多种重金属,以及各种塑料、调色剂、表面涂层等。由于电子垃圾的不恰当处理处置,其所含有的重金属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等大量进入环境,由此诱发大量环境和社会健康问题。
 
  “五百亩”产业园里的交易装卸场,这是贵屿唯一可以交易电子垃圾的地方。图:梁宙/摄
 
  贵屿一度是全球电子垃圾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随着贵屿的污染问题被媒体曝光,政府的环境政策持续加码,从2014年开始,废弃物拆解商户们陆续搬进了“五百亩”产业园。园区里只有装卸场可以交易,交易时需要集中登记,并禁止在其他地方交易。
 
  陈启耀是土生土长的贵屿华美村人,精干、肯吃苦,无论春夏秋冬,几乎每天都是6点出头就来到“五百亩”。时间一久,他练就出一个本领:不需要闹钟,每天醒来眼睛一睁开就是6点。
 
  工人一般在7点后上班,6点多到园区的除了搬运工和放货的人,很多都是园区商户老板,他们要早早进货。陈启耀就是园区中的一个商户老板,他做废弃电脑硬盘生意。据他估算,“五百亩”里面像他这样做废弃硬盘生意的商户有40多户。
 
  每天到了园区,陈启耀都会提着剪刀到园区内的交易装卸场转上一圈。“装卸场就像一个大菜市场,只是出售的不是蔬果,而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废弃电子垃圾。”他站在装卸场门口,指着里面介绍说。
 
  进入装卸场,杂乱无章的金属碰撞声便从交易场内各个角落传来。电脑配件一袋袋从集装箱上扔下,各种电器电路板“哗啦啦”撒落一地,影碟机、验钞机、录音机、电话机落到地上又弹开,有些废旧机器传出报警声,只要电池不拿掉,报警声就会一直持续到电量耗尽为止。
 
  更早的时候,装卸场就忙碌了起来,来自国内各地的大货车排队进入装卸场。车牌上的简称,除了数量最多的“粤”外,赣、浙、皖、豫、鄂、苏……都在显示着电子垃圾来自何方。
 
  当天天气不好,很多货车还未来得及卸货,商户老板们手拿剪刀主动过去看货。陈启耀从交易场门口沿着逆时针方向,一辆辆车地查看是否有适合自己的货物,看到装着硬盘的袋子,便用剪刀剪开一道口子,判断硬盘的货色。
 
  陈启耀今年将近40岁,二十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他一眼就能判断出废弃硬盘的质量好坏。行外人看到的也许仅是一个硬盘,他能看到硬盘里的每个零件的价值以及总和:电路板价值多少、含多少金、铝、铜和不锈钢。
 
  数十辆大货车进进出出,为数注册送体验金的三轮车穿梭其中,各种鸣笛声、指挥车辆声、吆喝声混在一起,卸货的、看货的、讨价还价的人各自忙碌。
 
  这个电子垃圾大集市之中,看似混乱无章,实质上又有序地运转着。
 
  但这两年来,国家新的政策却对这里的运转产生着影响。
 
  禁令来袭
 
  将近早晨7点,工人们骑着电动车、摩托车蜂拥进入园区,进园区的大门有点拥堵起来。
 
  此时,陈启耀还未挑中想要的货,但只能先离开装卸场,因为他雇的工人很快就会在仓库门前等着他开门。
 
  陈启耀还有一个合伙人,最多的时候他们雇佣十几个工人,最近,工人后来陆续辞职了,现在只剩下4个工人,分别负责拆电路板、不锈钢、铝、铜线等工作。其中,有一个江西女工人已在这里工作了三年,一天拆解10个小时,工资160元。
 
  再次来到装卸场,已是上午9点30分。陈启耀依旧拿着剪刀,很多货车已经卸完货离开。“烂货!”、“垃圾中的垃圾!”陈启耀看了几批货后,嘴里不满地嘟囔着。
 
  继续走着,前面有一堆废弃硬盘,陈启耀却没有要去看那堆硬盘的意思,而是故意绕开。“有两个同行在看那堆货,他们先到的,我不想和他们竞争。”陈启耀不愿破坏规矩,以免伤了和气,或者抬高了价钱。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陈启耀那样顾及规矩。他见过很多因为两个商户老板竞争一堆货,抬高了进货价格,最后自己赚不了钱,还搞到大家关系破裂,甚至现场反目的事情。
 
  陈启耀说,以前大家为了利润去抢货,现在是为了生存。
 
  没有买到满意的货,陈启耀唯有等明天再早早过来。自从“洋垃圾”进口政策收紧以来,陈启耀就时常为缺少好的货源发愁,如今他已从主做国外电子垃圾生意转为主做国内货。
 
  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
 
  今年1月,中国正式启动洋垃圾入境新规,停止进口包括废塑料、未分类的废纸、废纺织原料等垃圾在内的24种洋垃圾。2019年年底前,逐步停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
 
  4月19日,“洋垃圾”禁令进一步严格,我国调整《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将废五金类、废船、废汽车压件、冶炼渣、工业来源废塑料等16个品种固体废物,从《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调入《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自2018年12月31日起执行。
 
  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郑金雄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去年7月以来,国家出台的“洋垃圾”禁令对产业园区的商户并未造成影响,商户进入园区三年多,未发现走私或者进口到贵屿的洋垃圾。
 
  “国内的机关、企事业单位、企业、工厂的打印机、复印机、电脑配件等,以及老百姓家里的影碟机、功放机,基本都是国产的,退下来基本都落到贵屿。”郑金雄说,贵屿优先处理广东省产生的电子废弃物,如果广东、全国的废弃物加起来,几个贵屿也消化不了。
 
  商户的感受却有所不同。在陈启耀印象中,2013年以前,“洋垃圾”进入贵屿还有着一些途径。如深圳港查得比较紧的时候,就从大连港进来,大连港查得比较紧的时候,就从广西贵港进来,甚至还可以从越南找挑夫挑过国界。
 
  “后来‘洋垃圾’进入贵屿越来越难,2016年还有一些零散的外国货,去年减少了一半,今年几乎见不到了。”陈启耀说,相比国内货,国外货的质量更好,利润也高,此前贵屿大部分商户都是做进口垃圾生意,如今部分商户也在艰难转型中。
 
  “五百亩”产业园中,不乏规模较大的拆解公司,李河是其中一个公司的老板。他和别人合伙的仓库面积达一千多平方米,40多个工人同时开工拆解,日均进货15吨,日均出货超过10吨。
 
  在李河的仓库,各种各样的废弃打印机等电子垃圾已堆积成一个个高达五六米的“小山包”,满载着废弃品的大货车还在不断卸货,往“山上”堆积,拆解工人在“小山包”面前显得格外渺小。
 
  李河的这些货都来源于国内。“有进口货谁还拆这个?赚不到钱,国外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快,有些废弃品还能用,可以挑一些成品出来卖,而国内货都是维修了再维修,修不好才扔掉,质量差一些。”他说。
 
  洋垃圾货源的减少,也同样令中间商感到头痛。贵州人何小东在贵屿做了十多年的废塑料分拣生意后,转为做中间商,从国外进口废塑料到贵屿卖。入境的“洋垃圾”逐渐减少后,何小东开始改做国内废塑料。
 
  “做国内废塑料辛苦,赚钱没有进口货的多,以前我们直接从美国进货,三十多吨一次,几百斤的货根本看不上眼,现在转为做国内货,500公斤也要和别人谈,800公斤也要和别人谈,不做也不行。”何小东原来一点都不担心货源的问题,现在即使天天跑,一个月加起来才有300吨左右的废塑料运回贵屿。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注册送体验金能源资讯
博聚网